财经

来源:叙述、别离日期:2019/07/17

  【环球网综合报道】2019年已经过半,在这短短的6个多月里,播客——这个看似有些“古老”的名字瞬间大热。

  媒体通常将2013年的平台井喷,称为中国播客“元年”,但事实上,这只是播客在中国发展的一个分水领。6年过去,播客的内容不再是单一的音频脱口秀,而是包含了对谈、访谈、演播、声音剧、纪录片等,集合了各种类型的互联网新媒体形态。

  正如乔布斯在2005 年,播客上架iTunes商店时说:播客是下一代收音机。然而乔布斯只提供了硬件,把内容生产标准、节目制作中心、内容收益方式等,留给了后人去探索。2019年1月,正式宣告成立的播客公社,正是探索者中的一员。

  首届播客节,一个文化领域新IP

  “一分钟以后,我们会有一个非常优秀的主持人,他登台的时候,就希望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邀请他好不好?”这是C+脱口秀创始人田垄的开场白,接下来是一段长达10分钟的“现挂”。

  这并不是一场脱口秀表演,它是一场由播客公社、77文创、蚂蚱市集联合主办的首届播客节媒体发布会。一名脱口秀演员主持正式的发布会,自然少不了调侃,而被田垄调侃的人里面,有人民图片负责人徐星瀚、喜马拉雅副总裁殷启明、77文创运营总监潘鹏飞、值得买集团星罗公司副总经理薛原,还有播客电台深夜小茶馆的主播杨湃。

首届播客节发布会在京举行 播客行业关注持续升

  发布会主持人、C+脱口秀创始人田垄

  如此“大胆”的幽默,让这个看起来正经的场合觉得不那么“正经”,却并未失去它所要传达的意义。首届播客节的“房东”,77文创运营总监潘鹏飞的登台,让这场文化活动正式亮相。

  “对于这个周末充满期待”,潘鹏飞开场说到。播客节作为整个77文创生活节的压轴活动,得到了场地方的支持与帮助。

首届播客节发布会在京举行 播客行业关注持续升

  77文创运营总监潘鹏飞

  在77文创运营总监潘鹏飞看来,播客节是一种全新的文化活动,希望这种活动能够越来越多。简单的演讲与祝福过后,潘鹏飞走下舞台,把时间留给在播客领域不懈耕耘的人。

  作为主办方之一,从零开始推动播客行业,至今才公开亮相的老袁,走上舞台。

  在沙画中讲述一个播客的故事

首届播客节发布会在京举行 播客行业关注持续升

  播客公社发起人老袁

  老袁在艺术创作的时候习惯戴着耳机,在手和眼被占用的时间里,播客成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陪伴。从起初的听众,逐渐变成粉丝。

  老袁认为,“当我成为播客粉丝的时候,我会特别关注他们,他们的感觉和明星、娱乐大咖带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,更有亲近感。播客变成了我身边的朋友,他们陪伴我度过人生重要时刻的同时,我也像朋友一样,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。”

  同样作为播客电台的粉丝,当发现有人和自己一样,在听同一个电台时,会产生共鸣,产生一种“归属感”。这种感受在老袁的身上同样有过,但是当他真正接触到所有的播客之后,却发现播客之间仅仅通过小群体交流。

  以往在播客之间最常见的情况,例如数个播客电台之间的互动,或是播客从业者与身边朋友的互动,通过这种方式,播客们找寻着属于自己小圈子中的归属感。

  但是在老袁看来,这种情况反而证明了播客群体缺乏一个整体的归属感。“他们(指播客)不知道怎么向身边的人诉说,不知道该怎么向别人解释自己做的事情。跟这些播客电台的成员慢慢熟识后,我发现大部分人是处在一个非职业化的状态,不敢把自己全部精力投入在播客这件事情上。”

  老袁总结造成这种归属感缺失的核心因素,就是播客群体的缺失。“它缺失客户,缺失一些更好的流量变现政策,它缺失组织和运营的机构帮助。更主要的原因,也是更现实的原因,大家缺钱。”

  在几度走访与调研之后,老袁发起了播客公社项目。今年1月,播客公社正式宣告成立,6个多月以来,帮助2个企业建立了自己的品牌电台,服务5个品牌、广告投放15家电台、有偿采购29期内容,协助5家电台实现内容付费收益。与此同时,播客公社还帮助这个圈子建立了自己的节日——播客节。

  播客的未来,远比人们想象得更美好

  播客与平台息息相关,作为首届播客节独家音频合作平台,喜马拉雅副总裁殷启明认为,每个人每天有大于8个小时的时间不方便使用眼睛。